彦木

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旋转爆炸,为每一条评论神经失常,100%回粉,一条自嗨的咸鱼x

【雷安】都是锤子的锅(完结)

我真的没想到能那么快完结(认真)题文无关x
越写越散 偏离最初的结局一万八千里
微量瑞金√
脑洞 想写的 写出来的 根本不是一种玩意(手黄再)
第一篇雷安,也是第一篇完结文(=′ー`)
看着红心蓝手就有一种必须写下去的使命感啊啊啊,真的真的很惊喜有人喜欢(捂心倒地)

02

头顶燃烧的太阳散发着炽热而刺眼的光,透过林荫透出大小不一的圆形光晕。
我望着骑士打得笔直的背,烫的妥帖的白衬衣被汗水濡湿,贴在骑士背上,显露出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
从日出到现在我就跟着安迷修在林子里穿行,一路的绿茵遮挡了些烫人的阳光,这片林子大多是高大而枝叶稀疏的树,从枝叶间漏下的光炙烤着脚下潮湿的泥土。林间蒸腾起的湿热气流扑在脸上,没有一点凉爽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闷燥不已。
那把锤子终于是卖出去了,他没有正面回答到底要不要修复,只是说他这趟出门没有带钱,让我跟他去找寄放钱财的熟人。
斗篷早就不知道扔哪儿去了,炎热的天气逼得我扒下了一层层神秘“情报商人”的装束,然而即使穿了一身轻薄的短装,背后的汗水沿着脊椎凹陷往下滑的触感也鲜明无比。抹了一把脸,甩了甩抹了一手的汗,浑身黏腻的感觉让人十分难过,我停下来在空间口袋里翻找。
安迷修发觉我的动作,停下来转过身,以询问的眼神望着我。
骑士领口的扣子松开了一颗,领带松垮垮地挂着,衬衣几乎被汗水浸透,半透明的质感让我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我把从口袋里拿出的水自头顶浇下去,感受着一瞬间的冰凉缩了缩脖子。看见他手上缠绕的绷带和上臂系着的布条,我又冒了一层汗。
“好热啊。”
“在下也这么认为。”
骑士把黏在额头上的发丝捋到一边,没有擦脸上细密的汗珠,由着它们凝聚,顺着面部线条流下。
“这个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我指指他上臂系着的布条。
他没有立刻回答我,似乎在寻找合适的形容词。
即使不用读心术,我想我也是一个优秀的情报商人——凭借敏锐的观察力和直觉。虽然这么说有点厚脸皮,但安迷修的迟疑也证实这块布条——或者说头巾,的确有特殊的意义。好吧,简单说来,头巾上干涸的血迹明晃晃地昭示着它的不普通,上面的每一道痕迹都仿佛在诉说一段独到的故事。每个人应该都能看出它并不普通,应该没人会认为这是佩戴者独特的审美。
“嗯……有人送的。”
“是一个很特殊的人吗?”
“是的。”
“心上人?”
看着骑士皱着眉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我忍不住想逗逗他。
我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狭促,心里为自己的机智鼓掌。又给我猜到了,简直是看透一切的沼跃鱼。
而我没想到从他唇间轻飘飘地飘出两个字:
“朋友。”
他念的很轻,带着随时都会被风吹散的不确定。
“或者说战友。”
这次他咬字很重,满是不可置否。
我开始因为读心术对安迷修没用而感到遗憾。情报商人总少不了一颗热爱八卦的心,安迷修看向那块头巾的眼神绝对不是看战友的眼神;若说是看爱人的眼神,又有过多的纠结。
那双绿色的眸子在和头巾接触的时候,从那潭死水中涌出的东西太多,杂糅在一起让我感到茫然。
从安迷修的眼睛里读不出任何东西,不管是读心术还是我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和直觉,在这片绿波面前都无计可施。
没有得到想要的情报,我耸耸肩。算了,对我来说这份情报的价值并不高。

03

我们走出森林来到镇子上时已经是傍晚,烈日点燃了天边的云,大片燃烧的云在天边扭曲出奇妙的美。
我看着面前的车,觉得“最后的骑士”大概是骗人的。
“上来吧,目的地离这儿还有些距离。”
骑士先生你的马呢???为什么突然开车。
坐上车时我的内心毫无起伏甚至有点想笑。我从空间口袋里拎出一件新的斗篷披上,不想管“最后的骑士”是不是疲劳驾驶,倒头就睡。

我醒来时仍然是斜靠在车窗上,只是头和玻璃间多了一个衣服叠成的软垫。车没有在动,驾驶座上也没有人。
跳下车看到面前的景象我倒吸了一口气,夜风顺着气管扩散到整个肺,微凉的空气让我瞬间清醒。我感觉到我的心跳乱了好几拍。
——太美了
第一次,我觉得我见到了真正的星辰大海。
月轮勾在天边,漫天璀璨的星辰无规律地闪烁着。夜风扬起骑士手臂上系着的细长布料,和随风飘起的领带一同在夜空中划出一长一短两道曲线,被割裂的星空迅速愈合,不留一丝痕迹。
骑士回头,与我的目光相接。
下一秒我就移开了视线,转到突然从骑士手臂上飘出一角,很快完全脱离手臂随着夜风飞走的绷带上。
“你的手没受伤。”
我看着安迷修脱开绷带光洁的小臂上流畅的肌理,突然无意识地说出了没过大脑的话——这对于情报商人来说可是大忌。
安迷修抬头看着星河,没有搭我的话。头顶那片星空深邃得像要把人吸进去。

04

这一路不知道安迷修有没有睡过觉,骑士眼下的黑眼圈似乎从在森林里第一次见时就有。
安迷修把车停在一个村落口,我们踩着蜿蜒在山上的石子路向村里走。这个村子依山而建,离镇子很远,全村也没几户人家;时值午时,每家都炊烟袅袅,宁静的村庄生气勃勃。这里的阳光并不像中立区那么炽热,暖洋洋的光烘出温暖恬静的气氛。
弯弯绕绕总算来到了目的地,一块平地上建着一间木屋,屋子周围种满向日葵,仿佛落在金灿灿的阳光中。
我站在几乎比人高的向日葵花田中,闭上眼似乎都有金色的光芒透过眼皮,把整个世界映得金灿灿的。
安迷修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绑着发带的白发男子,与他视线相接的时候我在那双紫眸中读出了他心里的话。
“这是谁?安迷修怎么会带女人来?”
而出口的疑问十分简短:
“这是谁?”
大概是个闷骚青年吧,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都是口嫌体正直。
“要进去坐坐吗?”
安迷修问我。我对种太阳的主人有些兴趣,但顾客朋友的家我并没有理由进入。
“不了,我就在这儿等。”
安迷修点了点头,和那名白发男子进了屋。

金币到手的时候我都没有数,这沉甸甸的一袋绝对不止我提出的那个数。
“老板,我的售后包终生!”
我激动地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
“只要我活着,就是这锤子再碎成渣我也给你拼回去。”
然后我就看见安迷修把一块白色的碎片递到我面前——正是锤子上缺了的那块,一块星星形状的碎片。
我正准备把碎片拼到缺口上时,安迷修突然叫住了我。
“等等——”
我手一抖,碎片在缺口处碰了一下便滑落在地。
“还是算了吧。”
安迷修笑笑,然后对我说:
“谢谢,我送你回去吧。”
我回味着碎片与缺口碰撞的瞬间产生的电流——就像是有生命挣扎而出。

05

今天上午有人向我打听有什么看星星的好地方——我依然是情报商人,只是业务范围不一样了。
我脑海里瞬间闪现的是那天晚上的星海。
但我没有告诉那个人,只是推荐了近郊一处视野开阔的草场。星海下骑士的背影让我觉得那个地方不能告诉任何人。
我看了看日历,发现今天的日子和当时竟是同一天,一股冲动推着我租了一辆车。
在那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年,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我还是被这片如同无边无际的海洋般的星辰撼动了。
那阵子我靠着卖锤子的钱逍遥过一段时间,然后用剩余的钱买了街角的一小个店铺,挂上“修理铺”和“情报屋”的牌子。比起之前颠沛流离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安定的日子很是向往。之后我便做起了修东西和提供咨询的工作,在正规的铺子里之前那些情报买卖自然是不能做了。我花了好多年才终于“洗白”,今年年头才刚刚安定下来。
我望着星空,眼前突然出现了骑士的背影——当然,是我的幻想。
神差鬼使地,我走到当年骑士站着的地方,在空旷的草地上那里孤零零地竖着一枝枯枝。
盘腿坐下时我感觉手掌按到了什么尖锐的物体,抬起手,掌心戳着一小块冰凉的蓝色碎片。
一周后,我看着面前的三堆几乎细的像沙的碎片,心脏快要爆炸。这些碎片被混在一起洒在那一枝枯枝周围,挑拣分类已经让我快瞎了。
说实话,我从没做过那么难做的修复,当我把它们修复好时,今年的第一片雪花落在了玻璃上,很快融化成水珠滑落。
桌子上放着完好的一把锤子,一把蓝色的剑和一把橙色的剑。完好无缺没有半点瑕疵,就像它们从未被毁坏,从未交融过。

end

烂尾了……(暴哭)

感谢所有容忍着我,看了这篇莫名其妙的文的天使
第一人称越写越偏离最早想的主题,回头一看雷总的戏份都被我吃了(被锤死)
想写雷安很久了,然而始终无法把心里所想的雷安写出来,更别说写出真实的雷安otz
之后也要一直胡搞讲相声(bu)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