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木

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旋转爆炸,为每一条评论神经失常,100%回粉,一条自嗨的咸鱼x

【博天】然而八百比丘尼早就看穿了一切

自我满足瞎写,游戏感很重,中途多次画风突变
文题无关,没有大纲x可以说是非常辣鸡自我流的文,但是都写出来了那就瞎发吧(望天)
有私设,有好多x整体还是跟着游戏走
剧情参考游戏剧情和传记,有改动
一个我寮的曾经的幻想日常
大概30级的时候开始写的,现在回过去一看真是图样
中途游戏更新,式神技能改动,主线剧情发展等等,然而文里都没跟随时代的步伐(x)

01

寮主惯例攒勾玉换了一把符在时钟走过零点后打开了召唤阵,已经认清自己非洲大酋长身份的寮主在连抽了九个r后几近麻木地在第十张符上随手勾了条线把符扔进阵内。
看着召唤阵炸开的光华嘴里惯性地絮絮叨叨。

「参上仕った、我こそが大天狗なり」

寮主低着头写下一张符,嘴里的絮叨没有停下,根本没有理会头顶传来的声音和掠过的风。
“你看又召到一个鸦天狗,每次出鸦天狗都会恍神看成大天狗这次语音都有了…我大概是魔怔了。”
最后一张符在召唤阵里炸开,挥舞着黑翼的妖怪从天而降
「正義は必ず勝つ!」
“嗯…这才是鸦天狗这次没出现幻觉。”
寮主总算舍得抬起头看向了满屋的r级妖怪,撸了一把鸦天狗的翅膀:“你说大天狗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来我寮呢?”
“大天狗大人是那边那位吗?”
顺着鸦天狗的视线寮主看到了一个面容姣好的白衣妖怪站在召唤阵旁,浑身散发出清冷的气息;黑色的大翼收在背后,掩盖不住的纯净妖气存在感爆棚。
寮主就那么凝固了,仿佛看到了终极。
出了一趟远门刚回到寮里的源博雅远远就看到了寮里不断炸开的光,踏进寮里没看到目死的寮主便到召唤阵这边,往固化的寮主背后呼噜了一巴掌。
寮主回魂后差点掀了房顶:
“おおおおおおおーーー”
“大天狗(おおてんぐ)!!!!!!”
“博雅我召唤出狗子了!!源博雅我们寮有大天狗了!!!”
寮主不顾形象不计后果地疯狂摇晃着源博雅,在源博雅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自己倒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在颤抖。
“狗子…我们寮有大狗子了……此生圆满………”

源博雅走到大天狗面前拍了拍大天狗:“噢—是真货啊。”
大妖怪清冷的神色动了动
「どれ、少し遊んでやろ」
源博雅捏了捏大天狗软软的翅羽,突然笑了起来:“现在的你没法战斗吧。”
大天狗不着痕迹地退开,眼神直直盯着源博雅:“吾乃爱宕山之主。”


02

大天狗是这个非洲寮建寮半年多以来第二个ssr。
辉夜姬建寮之初就来了,于是寮主一开始坚信自己是欧洲人,然而寮主的欧气似乎一开始就用光了,之后基本都是r式神满地跑,抱着月见黑欲仙欲死。一心沉迷大天狗的寮主没太多心思给其他式神升级,辉夜姬在寮里待了快一年还只是个四星,最近迫于打黑晴明的需求才勉强升了五。小仙女一直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身为ssr的尊严,更别说是全寮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ssr。
其实这寮那么久以来狗粮养了不少,五星式神也是一大堆,但只有鬼使黑一个六星。鬼使黑作为寮里的扛把子斗技守结界打结界妖怪退治狩猎战刷御魂刷觉醒带狗粮没一样落下,整天心力交瘁仿佛练了影分身术。寮里的式神看着寮主大人一生悬命肝狗粮,各色达摩养了一堆却不见有谁能享用。

饱饱睡了一觉恢复了出行的疲惫,源博雅面对庭院伸了一个懒腰,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庭院一片冷清,只有庭院里那棵古樱树枝上坐着一个白翼的妖怪。印象中寮里并没有哪个式神有一双白色的翅膀,源博雅向那棵巨大的樱花树走去,只见树上的妖怪抖了抖翅膀,几片白羽悠然飘落,在半空便消失不见。
“大天狗?”
抱着的疑问在与妖怪对上视线时解开。
大天狗白净的脸上多了两道妖纹,凌晨稚气未脱的脸仅一夜之隔便已是朗硬的青年模样。即使收敛了妖气仍是阻挡不住强大妖力的威压,院子里没有闹腾的式神大抵就是出于此因。
古樱娇嫩的花瓣在微风中零落,大天狗从树上落下,带起的气流拂起落在源博雅发梢的花瓣。
两人相对无言,空中传来清脆的铃声不知在撩拨谁的心。
寮主低着头数着什么向这边走来,把一套满级御魂递到了大天狗面前。寮主的欧气一直用在奇怪的地方,比如这个没有主力带针女的非洲寮硬是凑齐了一整套属性不错的针女。
“博雅带他去打魂九吧。”

03

寮主每次画符都会念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狗子快来寮里让阿妈好好爱你”、“愿得大天狗从此全R”、“狗子你的新衣服都买好了快来我寮”、“大天狗大人快来我寮升六”……
开召唤阵时寮里的式神一开始还会有围观的,到后来渐渐只有寮主一个人捏着一沓符进去领着一串R级式神出来。源博雅空闲时时不时会去旁观一下,每次听着阴阳师叨叨无非就是求大天狗、求大天狗,和求大天狗。大天狗没有,鸦天狗倒是不少,时不时还会有几只犬神。
虽然承认自己脸黑,但寮主始终不放弃能够召唤到大天狗的信念,该有的不该有的只要和大天狗有关全收了。狗粮养了一堆宝贝得不行,打了一晚上妖气封印召唤来的小黑除了升五升六愣是没吃到一颗达摩,硬生生靠挥舞着镰刀砍怪升到了六星满。非寮里的扛把子拖着一套辣鸡破势收割着对面的生命,一脸冷漠看着寮主把肝出来的御魂全拿去升了那套闲置的针女。
不久前还柔软的翅羽现在化为锋利的羽刃旋转着剿灭张牙舞爪的大蛇,源博雅带队带得心猿意马,乘着战利品的达摩在面前叮铃哐啷晃荡了半天都愣着没有去开。
从御魂塔里出来,大天狗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回到寮里寮主也是和大天狗如出一辙的模样。
“好友没人有荒川啊传记二要怎么开……”
源博雅在寮主旁边坐下,寮主翻开记着妖怪们传记的本子,大天狗的那页里夹着些勾玉,微微泛黄的纸张上浮现出几行源博雅看不懂文字。寮主盯着本子看了许久,抬头望向源博雅:“看好大天狗别让他乱跑。”寮主起身拍了拍源博雅的肩膀,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样子。
“说起来大天狗哪儿去了咋没看见他…”
“半路上他说要去山里一趟我就让他去了。”
寮主愣了一下:“要是知道他的传记是这个鬼样子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去开…”
源博雅不知道寮主到底看到了怎样的传记,通过达成不同条件解锁传记,寮主可以看到式神过去的经历,式神之后的经历也会照着传记展开。传记上的故事只有传记解开才会实现,而传记上的文字只有寮主能看懂,无法告诉这里的人。根据寮主看了传记的反应,源博雅虽猜不到内容但走向也猜了个七八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04

第二天早上源博雅看到从昨天上了山就不见踪影的大天狗靠着庭院中那棵古樱的树根,眼神明灭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寮主正整顿着准备去町中,大天狗传记没开完不能签订契约,虽然没有契约的特殊加成,满级的大妖怪拎去斗技还是很威风的。
昨晚痛苦哀嚎了一下午的寮主突然就想通了——既然头已经开了那么干脆将错就错把传记开完,开完传记缔了契约也就无所畏惧,于是找了晴明让他带着大天狗去斗技。
寮主的欧气总是用在奇怪的地方一点没错,刚开始就遇上了荒川之主。寮主嚎着“怼死咸鱼王”,一副放弃治疗的样子。
辛辛苦苦折腾了好些日子总算是开完了所有传记,寮主小心翼翼地翻开书页,书页间夹着些金光闪闪的碎片。
寮主将碎片细细收好,叫来晴明:“大天狗的传记已经开完了,你跟他缔约吧。”
寮里的式神在解开所有传记后可以和晴明、神乐、源博雅、八百比丘尼四人中的任何一人缔结契约,本来是让四人商量决定谁来缔结,但结果几乎都是推给了晴明阿爸,这一来二去有了新式神缔约阴阳师都是直接找晴明。
晴明少有地沉思了一会儿,对寮主说:“博雅到现在一只缔约式神都没有,让他来吧。”话的背后似乎有什么内情,阴阳师想到传记的内容,了然地点点头。
“也好。”
寮主打开门想叫大天狗,话还没出口便咽回了肚子里。
庭院中纷扬的花瓣在风中落了一地,白狼和源博雅在古樱下聊着天,树上却不见黑翼大妖的踪影。
寮主心里暗叫不好,拉起源博雅不由分说往黑夜山跑。几乎同时,黑夜山骤变,浓厚的阴气迅速蔓延。



05

大天狗刚到寮里就被喂了一堆各色达摩,装上了一套全金御魂,一夜之间就从煽起的风只能撩起衣角的小奶狗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妖。对占了大批资源的大天狗寮里其他式神怨言不少,看到了三大妖怪之一的实力后也不得不服气,但在斗技时几次失败慢慢又有了些杂言碎语。
大天狗想起了黑夜山上那个男人的话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给你比你想要的还多的力量。”
那时刚被召唤出来的大天狗即使有远超同辈的力量,刚被召唤出来记忆缺失的不安却没有少多少。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面前威风凛凛的人绝非善物,逃也似的回了平安京。
“然后,我们一起去完成大义吧!”
大天狗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站在山顶上,背后的空气中有一道裂缝,就像被刀切开一样,从那里涌出无尽的阴界的力量。
是了,这正是强大的力量。
我要给世界带来新的秩序。

空无一人的庭院里落英缤纷。


06

黑夜山虽名黑夜,也曾是一座郁郁青青生机勃勃的山,如今却因溢出的阴气一片萧索。越往深山里去阴气就越是狠戾,裹挟着阴气的风在空中纠缠,带来阵阵笛声。
小白注意到一路表情微妙的源博雅突然止步,回头问道:“怎么了,博雅大人。”
“是大天狗……那家伙很擅长吹笛子!他的笛声,一旦听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
不及小白开口感叹,一直紧随源博雅身后的白狼就看到一片黑影出现在小白身后。
“小心!”
路边窜出的几只发狂的小怪被鬼使黑一刀震开,白狼心有余悸地放下弓,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就见一只古笼火晃晃悠悠飘了起来,一团恶戏之火击中座敷童子。
寮主见小座敷没有受伤便转身看向众人:“阴气会增加妖怪的力量但不对已经签订契约的式神作用,反而会削弱阴阳师的力量,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加快速度找到大天狗速战速决!”
不等众人回话突然紊乱的气流就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几根黑色的羽毛飘落,大天狗赫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大天狗……你这家伙。”源博雅蹙着眉看向大天狗:“那些小妖是你操纵的吧。”
“反正那些家伙也是没用的废物,能为大义牺牲,是他们的幸福。”
大天狗和源博雅的眼神在空中兀地撞在一起,被黑翼带起的锋利气流切割成碎屑。
“你这家伙,究竟有什么企图!”
“那位大人赐予了我力量,为了实现大义,需要强大的力量。”
冰蓝的眼眸中溢满对力量的渴望,源博雅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大蠢货啊!!”


07

庭院里久违地摆开了宴席,式神们一片欢腾,对难得的特别款待很是享受。上一次这样铺张浪费要追溯到鬼使黑升六的时候,寮里终于有了第一个六星,寮主激动得就像抽到了ssr,平时规规矩矩的式神们也都放飞自我一直闹腾到东方既白。
寮里的式神怼过的ssr少说也得上百,人多势众对阵大天狗最终把这大妖捆了回来。被召唤出来的式神达到条件后可以强制缔约,但在这之前也有可能被其他心怀不轨的阴阳师与式神达到共识后抢走缔约。也不知是大妖怪的骄傲还是黑晴明良心未泯,大天狗并没有和黑晴明缔约。回到寮里不知道寮主和大天狗聊了什么,大妖的视线一直往源博雅身上飘,一旁的寮主笑得高深莫测,把大天狗推进了缔结契约的法阵。缔了约寮主终于安了心,一个激动抖出了金库里最后的家底摆开了宴席。
这寮其实不算穷,但最近寮主突然开始赌魂,一向勤俭持家从不赌魂的阴阳师突然开始败家根本拉都拉不住,本来还算殷实的家底很快就被掏空。
和上次一样,宴会的主角兴致不高。大天狗坐在桌前,古樱花瓣款款飘落在抬着的杯子里,似是有灵性般在液体表面游曳。大天狗在寮里没有相熟的式神,唯一的旧识源博雅和黑白鬼使聚在一堆不知在聊什么,引得周围的式神哈哈大笑。
鬼使黑在升六之前一副标准的阴曹鬼使样,扛着镰刀不苟言笑,这样的场景之前压根没人敢想。在庆祝鬼使黑升六的宴会上阴阳师给了鬼使黑一个盒子,里面装着40片式神碎片。
“阿妈虽然非但还是有一群好寮友的。”寮主看着鬼使黑眼中难得的光芒,打开了召唤阵。
大天狗盯着杯中的花瓣,仿佛热闹的宴会与自己毫无关系,脑海里思考着寮主方才与自己说的话,禁不住又抬头往众人聚集的那块看去,入眼便是小心翼翼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的寮主。
寮主在大天狗旁边坐下,紧随而来的源博雅与二人面对面坐下。寮主将盒子递到大天狗面前,有眼尖的式神发现了他的举动,想起上次寮主给鬼使黑的盒子瞬间大声嚷嚷着向这边跑来,引得众式神都向这边聚来。
“阿妈要送大天狗大人什么宝贝!”
寮主也不答话,任由式神们围过来。大天狗接过盒子,疑惑地看向寮主,接到了一个肝疼的微笑。
盒子打开前排围观的式神都吸了一口气,溢出的光华在莹蓝的眼底映出璀璨的星辰,萦绕着光点的一套满级御魂赫然在目。
源博雅看着大天狗的眼睛:“和我一起守护这个寮吧。”
大天狗在那人赤色的眸中看到了曾看到过的东西,但其中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08

“博雅啊……”
“几个时辰不见阿妈脸又白了。”黑得发亮透着白。
“寮里最近快揭不开锅了。”
“我们不赌魂我们只是八岐大蛇的搬运工。”辣鸡大蛇出的没一个好货。
“为了你的新衣服食盒已经被掏空好几次了。”
“说起食盒,刚刚鬼使黑抬着一盒寿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差点把山兔吓哭了。”要不是鬼使白拉着那家伙早杀进结界把食盒砸了。
“打大蛇不容易作为狗粮大队长辛苦你了。”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一拖五过困难十八贼稳。
“累了休两天假也是可以的狗粮让晴明去带。”
“晴明都苦白了头让他歇着吧。”一个辅助带什么狗粮。
“博雅啊……”寮主顿了顿:“最近你带的队老翻车啊?”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源博雅想起了宴会结束的晚上大天狗对自己说的话:“阿妈说她爱我。”
对此源博雅只是一时无语凝噎:“……你是阿妈求爷爷告奶奶差点变成狗贩子好不容易求到的阿妈不爱你爱谁?”
而大天狗的后一句话才真正让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两人的对话。
“阿妈还说你也爱我。”见源博雅没有回话,大天狗又补充了一句。“但你的爱和她的不一样。”
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来说这话说的无头无脑不知能作何理解,比如大天狗;而深谙事情前因后果并一直抱着些希望与侥幸的人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比如源博雅。
源博雅不知道寮主是怎么知道这码子事儿的,只知道寮主这记助攻打到了自己人身上。



09

魂十又翻车了。
原因之一是大天狗叠被动超车没火一直在甩风袭。
小辉夜坐在竹节上一脸冷漠地飘走了。
山兔很绝望。都不想找牙牙赛跑了。
博雅很绝望。身旁的黑豹一脸冷漠拒绝协战。
阿妈很绝望。勾玉都拿去买了体力这寮快揭不开锅了。
看着嚣张跋扈的大蛇寮主毅然决然地找上了最近已经进入悠闲养老生活的晴明,把源博雅派去了结界。晴明用扇子敲着手心,似不经意般说道:“姑获鸟的碎片快齐了。”
“今天就把姑姑召唤出来!”闻言寮主抓了一把百鬼夜行的票子,撂下一句话就去了町中,傍晚回寮时提着一袋鸟毛。
姑获鸟荣升这贫穷的非洲破寮第三个六星。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升星原来要那么多金币,如今寮主看着堆满御魂的资源库突然有些怀念满仓金币的日子。
虽然爱狗子但赌的那些魂还是让人无比想剁手。姑获鸟接过了不久前大天狗换下的那套御魂,领着一群新来的式神高高兴兴刷本去了。
寮主慈爱(?)地看着结界竹林里悠闲的博天二人,数着这周以来积攒的一筐勋章不甚满足。



tbc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