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木

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旋转爆炸,为每一条评论神经失常,100%回粉,一条自嗨的咸鱼x

【雷安】喜酒

自家安迷修写了一篇《喜糖》,被捅了一刀然后毅然决然捅回去(bu)
极其短小,接近于段子
最后结尾搞的模模糊糊表达不清,受自家安迷修指导加上最后那句就没啥问题了感觉x
ooc属于我,瞎开脑洞
差点偏题,标题都改成“香槟和扎啤”,回去重读了《喜糖》强行点题拉回
补给 都是锤子的锅 没出场的雷总(bushi)

雷狮喜欢安迷修,除了雷狮谁也不知道。

安迷修要结婚了——对象是骑士追求了很久的安莉洁,没有谁不知道。

收到喜帖的时候雷狮只是自然而然扯起嘴角,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

“恭喜啊,”雷狮突然不想叫面前的人“傻子骑士”或者“骑士道白痴”,熟络的称呼在舌尖打了个转咽回了肚子里。

他听见自己说:“恭喜啊,安迷修。”

安迷修一身白色西装,阳光透过教堂的琉璃窗,投在素色的布料上,宛若圣光。骑士执起面前身着冰蓝色婚纱的女孩的手,安莉洁披着的头纱在圣光下闪烁着犹如星辰的光。从头顶投下的光将二人笼罩在圣洁美好的气氛中。

雷狮看着骑士将银色的戒指套在女孩的无名指上,切割完美的钻面反射的光有些刺眼。

他看着骑士单膝跪地,向爱人宣誓;他看着骑士将他即将忠其一生的爱人拥进怀中;他看着骑士与他的公主拥吻。

他听见司仪的贺词,听见唱诗班唱的颂歌,看着骑士挽着他的爱人在纷落的花雨中走出教堂。

在酒席上安迷修端着一杯香槟向这边走来,雷狮看着走近的人,从桌子上端起喜酒。手上的高脚杯似乎有些烫手,让捏着它的指尖不受控制地微微颤动。

这完全不像个意气风发的嚣张海盗头子。

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晶莹的液体滚过喉头留下葡萄的苦涩。明明只是低度起泡酒,冰凉的液体下肚却让人隐隐有些胃疼。

“难喝死了。”

对恶党的评价安迷修诧异地愣了愣——随意找个地边摊撸串喝扎啤的海盗头子不像会介意酒的品质,何况婚宴的喜酒是自己和安莉洁去挑选的,再怎么也不至于“难喝死”。

雷狮皱着眉,嘴唇紧紧抿着,似乎刚刚喝下去的不是香槟而是极苦的药。雷狮盯着安迷修,紫色的眸子用纠结的目光在纯净的绿潭中搜寻着什么,捕捉到的只有疑问和茫然。

紫眸从绿眸中撤出,雷狮颔首暗暗叹了口气,再抬头时眸中燃着熟悉的气焰。

“香槟不错,我选择扎啤。”

看着安迷修走向另一边的一伙宾客,雷狮转过身把空杯子放在桌上。海盗团的其他三人在谈论跟酒有关的话题,雷狮听见佩利滔滔不绝地讲着喝过的名酒,听见帕洛斯说“最好的酒当然是喜酒。”
卡米尔听到雷狮的笑声,转过头问道:
“雷狮大哥,您看呢?”
“喜酒当然是最好的酒。”帕洛斯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对新人。
漫不经心地扫过面前的空酒杯,雷狮往椅背上一靠。
“是啊,不仅仅是最好的酒。”

也是最烈的药。


小改了几个字√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