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木

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旋转爆炸,为每一条评论神经失常,100%回粉,一条自嗨的咸鱼x

【博天】然而八百比丘尼早就看穿了一切 02

这部分画风突变突然正剧(假的)不要打架了开始谈恋爱吧x突然回忆杀,有原创人(pao)物(hui)
这几天居然天天都有东西发(惊讶) 军训明天最后一天蛤蛤蛤蛤蛤蛤
蜂窝煤一样的脑洞到处漏风(摊)继续瞎搞


10

说起来源博雅和大天狗也算是旧识,根据晴明的说法源博雅和大天狗很早就已经认识,一起并肩斩杀了无数的恶鬼。两人都沉溺于挑战强敌的快感,遇到这样可遇不可求,强大而志同道合的战友二人自然是惺惺相惜。年轻的武士与爱宕山的山主护着一方安宁,闲暇时在有妖怪守护常开不败的桃林樱林中饮酒奏笛,一直到月轮攀上树梢开出一树银桂。

那日源博雅在骑射中获胜,晴明刚从京都料理了些小妖回来难得清闲,听说好友得了优胜便去了骑射赛场;才接近那块旷地便感受到了强大的妖气。早知好友与爱宕山的山主交好,前行几步果然寻得抱着一坛酒的源博雅,旁边站着的赫然便是收了黑翼化作普通青年模样的大天狗。

要说普通其实有些言不符实,实在是那青年较好的面容过于惹眼,漂亮得不似人类。

当晚源博雅推辞了友人们要为自己办的庆功宴,不知去了何处;第二日下午源博雅到寮上时晴明察觉他身上缠绕着的妖气和之前的不同,到后来去找樱花妖时无意中看到落英中重叠的影子想到那日纠缠暧昧的气息也没有多少意外。

京城中颂扬源博雅斩杀恶鬼保护京城百姓的歌谣越来越多,内容也在传唱中越来越传奇,不知多少姑娘小姐为这位英俊骁勇的武士倾心。

源博雅不时会到晴明寮上寻求一些情报顺带帮晴明完成几个封印委托。知晓这份情报,为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踪迹难寻的武士倾倒的女子便将礼物和信件寄存在晴明寮里托晴明转交,一次源博雅突然提起这些小礼,竟是询问那份椿饼是在何处购得。

晴明只是经手,哪里知道小姐们的礼物来源何处,更不知源博雅怎么突然对椿饼感兴趣。在又一次收到一盒椿饼时晴明帮好友打听了一下,一个有着一头几乎及地的乌黑长发的娇小女子抱着食盒,白暂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说椿饼是自家做的。

晴明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了源博雅,只见源博雅皱眉沉思了片刻,下定决心般说出了一句晴明意料之外的话:“我想见见那个姑娘。”临走前又回头说:“以后如果有送礼的孩子替我谢谢她们的好意,之后我不会再收她们的东西了。”

几句话惊得晴明忘了问原因。

11

女子正坐在和室里,墨色的长发垂到脚边。前日晴明大人没有收下任何人的礼物,并对同行的姐妹们说之后不会再收礼。失望回到家中却在玄关发现一个小纸人告诉自己博雅大人有意会见自己,让自己等候消息,心中稍作思考不禁红了脸。今日便是收到了博雅大人要到晴明大人寮上的消息,一早便梳洗好来到了平安京最负盛名的阴阳师寮里。

方才博雅大人到后就和晴明大人去了后院,这会儿自己的心跳完全无法控制,捏着的手里全是汗。突然掠过一阵微风,转头就见英俊的武士站在鸭居下,瞬间措了几日几夜的辞被忘得一干二净,只愣在了原地。

“加藤さん?”

“は、はい!加藤凛と申します!”

只见那人笑着“这么紧张作甚”面对自己坐下,赤色的眸子里跳动着喜悦与期待,加藤红了脸低下头,听到武士说:“能麻烦你教我做椿饼吗?”

女子抬头,脸上满是惊喜。

加藤将源博雅带到自家小作坊制作椿饼,做好后看着源博雅精心用盒子装好,道谢道别,无意间的一句话打破了自己之前的幻想:“难得那家伙会有喜欢的东西。”话语间洋溢着满足和幸福,显然是对恋人的宠爱。

12

在一盒椿饼递到面前的时候,晴明是拒绝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大口狗粮。从各种方面都是狗粮。

“快帮我尝尝味道如何!第一次做这种东西也没个把握,你跟你的式神住一起对妖怪的口味应该比我了解。”

作为平安京第一的阴阳师果然明察秋毫。

本着对好友的关爱晴明叫来了鸦天狗,收获了寮里一窝鸦天狗的高度赞扬:“大表哥肯定喜欢!”

就着吃着椿饼看起来心情颇好的大天狗源博雅发出了第一次主动的邀约——几天后的祭典源博雅想了很久,之前的出游都是二人临时兴起说走就走,有计划的邀约还是第一次。

源博雅怀着对几天后祭典的期待回府,还没到府上,刚回到镇子上就看到一个家丁慌慌张张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话断断续续,从乱七八糟的语句中源博雅只听到一句话:神乐失踪了。

等理性重新回归的时候祭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源博雅到爱宕山没有找到上山的路,在茂密的深林里绕了一整天险些迷路。


13

在黑夜山讨伐恶鬼时源博雅找终于到了神乐,她站在晴明旁边,似乎是失忆了,旁边的晴明也是一副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管是不是失忆,终于是找到了最重要的,自己唯一的妹妹。神乐看起来在晴明的阴阳寮过的还不错,源博雅便也留在了晴明的阴阳寮,带着晴明的式神完成一些委托,时不时棋逢对手,也算是有一番乐趣。

那日茨木童子突然找上门来,一行人上山寻找酒吞童子,看到大名鼎鼎的鬼将茨木童子为找到大江山的鬼王竟求助于人类,更多的不知是对寻找一个鬼不容易的感同身受,还是对自己久寻不得的悲哀。

其实源博雅也没有刻意去寻找大天狗,神乐失踪自己作为兄长,妹妹毫无预兆的突然消失不管是家人的责任,还是兄长的特别偏爱,无论是多么凶险的地方都可以踏足,赌上一切也要找到神乐。但对大天狗却没有多少立场一定要找到他,或是留在他身边。

作为扬名天下的大妖怪大天狗有他追求的大义,有自己的路。用“恋人”把大妖束缚在一方之隅不符合源博雅的大义;而妖怪所拥有的时间近乎无限,人类不过百年的时间也没有陪大天狗征战四方讨伐天下恶鬼的豪迈。

后来源博雅见到了寮主,知道在晴明失忆,与之前所有式神取消契约后,现在寮里的式神都是寮主召唤出来后与晴明签订契约。也就是说不管晴明有多大的个人魅力,寮主召唤不出来,那些妖怪就无法成为晴明的式神。

寮主召唤的可以是平安世界任何一个妖怪,甚至是神明,当然大天狗也包括在内。



14

寮主召唤出大天狗那日博雅刚从爱宕山回来,没有了昔日一方大妖的庇护,爱宕山的妖口已经减了不少。许是少了妖气的滋养,一路上的林木花草都显得蔫巴巴的。

自大天狗失踪之后源博雅闲暇时就会到爱宕山上转悠,难说某天可以找到熟悉的路,找到久离不归的爱宕山之主。

那么长时间过去了,源博雅仍然没想好重逢时的说辞。大概是被一种鸟儿属于天空,终是无法抓住的无力感充斥着,让大脑不去想“重逢”这件事;而一定会再相见的意识也在脑海里挣扎着,让思绪变得一团糟,索性不去思考。

那日源博雅在爱宕山上就感觉和平日不太一样,回寮的路上走的有些急,越靠近阴阳寮越发明显的熟悉气息让心跳加速,带着自觉不切实际的期望。

回到寮里面对月色下清冷的庭院整理好紊乱的气息,在踏进召唤室时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还是让源博雅恍了恍神。黑翼大妖望向自己清冷的眼神里全是陌生,源博雅想起寮主说过,被召唤出来的式神会失去之前的记忆,要通过完成特定的任务解开传记找回。

然而传记开完了,大天狗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甚至对源博雅躲躲闪闪。

寮主听完晴明的故事,大吼了一句“博天大法好!!!”,吓得走廊上的灯笼鬼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火舌掉在木质的地板上,瞬间窜起了一片火苗。

大天狗感觉房间门外闪着不正常的光,打开门就接到了窜起的火舌的热情拥抱,未加多想抬手甩出一个风袭,强劲的风挟着压缩的空气打入火苗根部,火舌一下窜到了屋顶,明艳的火光将整条走廊映得如同白昼。火海很快蔓延整条走廊,并向庭院蔓延。

屋里的式神骂骂咧咧地打开房门,看到灼烧着走廊并不断蔓延的火焰,一些胆小的式神反手一拉门,躲回了屋中。房间有结界保护,不必担心会受火灾的侵害;懒得管事的式神见状也缩回了屋中。

眼看火就要烧到庭院中了,寮主猛地一回头,朝着后院池塘大喊:“咸鱼快来救火!!!”

一波巨浪过后,焦炭色的走廊上只剩下一只湿哒哒的灯笼鬼无措地在浸湿的木质走廊是可怜巴巴地蹦跶,被浸湿后灯笼鬼下塌的眼角显得更委屈了。

寮主捏着灯笼鬼顶端的信子把它捻起来扔了出去。
在这以后寮里再也没出现过灯笼鬼。


15

寮里又来新式神了。

新来的式神被召唤出来时金光大作,寮主看清召唤阵里半浮空的身影后眼一闭昏了过去。

净是些黑蛋大户,养不起了养不起了。

第二天一早寮主抱着大天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这贫穷的非洲破寮脱非入欧让寮主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权当是大天狗带来的欧气——凌晨灭了火召唤出荒之后,早上醒过来揉着眼睛把凌晨没抽完的票子随手扔进召唤阵,冥府的女主人降临。

寮里升级升星的材料不少,荒刚刚来到就被塞了一顿达摩大餐,成为没有童年的式神之一。寮主看着阎魔沉思了半晌,最终没有给阎魔升级,开完传记就放着没有再管。

寮主扯着大天狗的衣服就要扒,晴明带队回来就看见这么一幕吓得以为寮主精神失常,拉开一问才知道寮主要扒大天狗的御魂去试荒。

这套御魂是寮主送大天狗的“宝贝”,但寮主作为一寮之主为所欲为也没人管的了。只是不知道寮主竟然如此朝三暮四,前些日子把大天狗当祖宗供着,今天有了荒就要来扒祖宗的御魂。

源博雅把装满的体力食盒倒腾给姑获鸟后回到结界,在小树林里看寮主的动作看的心惊肉跳,直到晴明出现,才松了一口气。源博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怂,连冲上去的勇气都没有,瞻前顾后踌躇不已。

是大天狗眼里的疏离和躲闪,还是对传记与式神记忆关系的疑虑,抑或是自我怀疑,豪爽如源博雅也变得优柔寡断。

寮主带着荒打过一次阴界之门后再也没有把那套针女还回来,连哄带骗地拿了一套同样流光溢彩的御魂给大天狗。大天狗看着这套御魂十分感人的输出数值觉得自己失宠了。

到结界散步的八百比丘尼晃眼看到大天狗的御魂,看着110%的效果命中露出了看穿一切的神秘笑容。

16

大天狗的御魂空了几日,结界自然也不守了,整日无所事事。

源博雅重新开始了他狗粮大队长的日常,每日早出晚归,回寮时看到大天狗坐在古樱树稍发呆,心想找机会得去找寮主讨一套御魂来。

当天晚上源博雅和寮主说后,寮主满口答应下来,信誓旦旦明天一定给大天狗一套六星御魂。没想到寮主答应得那么爽快,第二天源博雅做好了看到大天狗带着一整套六星生命防御针女的准备,却没想到连针女的气息都感受不到。

源博雅看见大天狗坐在屋脊上,手边放着一支笛子,屋檐下的风铃在风中摇曳出清脆的声音。

晴明从町中斗技回来一天的日程就都结束了,直到晴明回来大天狗才从屋顶上下来,转身就进了屋。源博雅惦记着大天狗的新御魂整整一天,望着屋顶也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御魂。终于等到大天狗下来,源博雅敲了敲大天狗房间的门。

门打开没有针女的凛冽气势,入眼的是大天狗眼角的一抹红。

源博雅怎么都没想到寮主会给大天狗套魅妖,也不知骄傲如大天狗怎么会接受。

寮主作为命中之王,控制类的御魂效果命中自然都是100%以上,深知这一点源博雅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

就着魅妖的影响源博雅破罐破摔地跨进屋,带上门的同时抱住大天狗把他压在了墙上。

16.5

我想想这车怎么开


评论(4)

热度(45)